通信行业需要重新定义——IT新闻

发布日期:2019-04-28

    电信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金色的招牌以其独特的风光逐渐失去了昔日的辉煌,黯然失色。这一切的主旨是“趋势”,但它真的结束了吗?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2018年10月电信业经济运行报告》,从2018年1月至10月,中国电信总业务完成50659亿元,比前三个季度增长139.8%,比10月份增长139.5%,电信业务累计收入10948亿元,比前三季度增长2.7%,下降0.3个百分点。因此,工业和信息化部得出的结论是,电信业务总量保持高水平增长,收入增长率继续下降。业务量高速增长,收入增长总是缓慢。至少有两件事可以说:1。通信需求正得到有效刺激,而且势头并未减弱。2。行业的发展面临着挑战,至少收入压力正在加大。业界人士都知道,这种奇怪的趋势来自于一项管理法令——“加速和减少费用”。根据权威的解释,它是“社会总成本降低,企业竞争力提高”。诚然,从社会经济结构转型的角度来看,通信技术的迅速普及和渗透确实使“连接”空前容易,而连接必须是协作的前提。由此得出一个关键结论:提高速度和降低费用的最大效果可能是大大降低人们的“联系”和“合作”门槛,从而间接地提高国家的整体经济活力,促进以前受二元经济结构制约的人口活力的释放。城市和农村地区。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毁灭性力量,人们早已意识到互联网的魔力,但这些人往往“生活在城市”,作为一个农业大国,仍有相当比例的人口没有机会参与分享这一轮互联网经济带来的红利。自2014年以来,投资界的聪明人已经开始思考一个命题:将成熟的商业模式移植到农村,会不会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事实上,“时间机器”效应确实存在。当许多产品和商业模型在一线城市成功测试时,它们可以在一段时间之后继续在二线、三线和四线城市发挥它们的魔力。那么,如果我们继续向下延伸,延伸到城乡边缘、乡镇甚至广大的农村地区?答案是肯定的。几年前,我们看到淘宝是中国零售业的奇迹,不断创造惊人的数字,阿里甚至呼吁创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当大家都认为除了“阿里”和“京东”之外,第三个淘宝在零售业已经不可能再存在时,零售业的市场资本化正直接向京东推进。多利益相关者的理念是社会电子商务。用户通过与朋友、家庭成员、邻居等发起一个团体,以更低的价格购买他们需要的商品。最大的卖点是三个词——“超低价”。我不想解释这种低价销售模式,有很多声音类似于“销售假货”、“商业模式”等业内质疑。我想强调一下:为什么淘宝和京东市场还有很大的生存空间?我想这要归功于中国极其肥沃的市场。即使是像阿里这样的巨人也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需求。即使在渗透率已经非常高的城市市场,仍然有相当多的人对商品价格的敏感性超乎想象。正是由于中国人口众多,地域辽阔,中国市场的等级划分还很不完善。只要有这么大的人口基础,商业红利就不可能很快发放。如今,除了电子商务,越来越多的“网民”也加入了这个盛宴。诸如“颤抖”和“快手”等直播平台的出现使得更多的人在互联网上制作和传播内容。诸如访问等内容的支付平台正在重建教育和出版业。这种一滴一滴的商业模式也可以快速地复制到钢铁、农业和其他行业,以匹配互联网上的供需。通过这种技术,效率提高了一百倍。这一切都归因于无处不在的通信网络、万能的智能终端,而这种趋势还在不断演变,在中国巨大的市场中,根本无法创造奇迹。说到人口红利,电信业是最好的证明。中国已经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通信网络,从最原始的手柄、架空铜线,到大通道宽带光缆和移动通信。1978年,全国电话用户只有1.9254亿,到2018年10月底,全国有15.5亿,是前者的8050倍。按复合年增长率计算,年增长率超过25%。想象一下,世界上有哪家公司能够允许用户数量以25%的速度连续增长40年?不可否认,这离不开通信业的努力和全运会的支持,但归根结底,一个非常关键的核心因素是人口,换言之,“有看涨的企业,有更多的看涨的需求”。这就是马占凯,素有搜沟输入法之父之称。这就是我们在交流中谈到的内容。事实上,中国的大多数产业都是在人口红利的基础上迅速发展的。我把这种经济模式称为“乘数经济”。标准单价,通用单价,大量用户=巨额收入。这就要求企业尽可能地标准化产品或服务,以覆盖足够多样化的用户基础。在电信行业,这种模式被称为“乘数经济”。通用服务是指向任何人提供在地理位置、质量和费用方面不受歧视的可负担的电信服务。最初,AT在美国使用“通用服务”一词。